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

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重庆欢乐生肖 认识规律利用规律的例子 亲朋棋牌二人麻将外挂 精准购彩计划软件 金鹰时时彩全天计划 上海转让商铺信息 赛车pk10定位技巧 百威娱乐网 广东福彩电子投注方法 pk10免费预测软件
【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家規】張之洞家訓
來源:   作者:   時間:2015-10-14   點擊率:

 

張之洞家訓

 

張之洞(18371909),字孝達,號壺公.晚年自號抱冰老人,祖籍直隸南皮(今河北南皮),出生于貴州興義府今貴州安龍縣):他是清末洋務運動的重要倡導者之一,中國近代重工業的創始人,同時也是晚清杰出的教育家。

張之洞出生時,他的父親張瑛時任貴州興義府知府,因此,張之洞自幼就接受了良好的封建教育。同治二年(1863),張之洞考中一甲第三名進士,授翰林院編修,從此踏上仕途,官居顯赫。

    從同治六年(1867)起,張之洞先后任浙江、湖北、四川等省學官,在各地倡導興建書院,培育人才,促進了晚清教育事業的發展,十年的學官生涯,也使他與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。此后,他歷任湖廣、兩江總督,在任時,興辦了許多實業,l907年張之洞被調回京城,擔任軍機大臣、體仁閣大學士,且教管學部。第二年,清政府決定將全國鐵路興建權收歸國有,他任督辦粵漢鐵路大臣,兼督辦鄂境川漢鐵路大臣。慈禧死后,張之洞以顧命重臣晉為太子大保。

   張之洞是洋務運動的重要倡導者和領導者:他強調向西方學習,欲借西方的技術來達到強國的目的。這一點在他的家訓中有深刻的體現。張之洞非常重視對后輩子女的教育,他從子女的實際情況出發,讓他們大膽進入西式學堂,學習軍事,并鼓勵他們出國留學。

    他還主張子女以貧民賤卒的身份去了解百姓的生活,這種注重親身實踐、體諒民苦的教育方法在今天尤其具有重要意義。他主張學與用要結合起來,要在真正的生活實踐中鍛煉自己的素質,培養正確的人格。

張之洞曾做過多年的學官,對當時的教育狀況很了解,他提出“舊學為體,西學為用”的教育主張,他想要構建一種中西文化共存的模式。但是,在民族危機深重的局勢下,他的這種思想沒能得到實現,但他的這一主張,仍有著明顯的進步意義。

 

一、立身處世當以忠孝為先

 

示諭吾兒知悉。民生于三,事之如一。天地而下,君親為長,既可以無君,即可以無父,余尚何必有此叛逆之子乎。余固知汝必不為此,然不可不叮嚀告誡,以導汝于正。或者叛徒施其伎倆,以汝為現任兩湖總督之子,奇貨可居,萬端引誘,結果彼輩匿跡無恙,而汝反不保其身,即父兄亦同喪亦是。故尤不得不先事預防,反復申誡、汝年巳而立.尚不致絕無心肝,切記切誡。

兒近日身體如何?起居飲食,務須注意。父年力雖衰,精神甚健。家十大小,亦均平安,兒不必懸系。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節選《張文寢公全集》

[譯文]

我寫此信是要讓我兒知道:

人生在世,對于三個方面的問題,都要一視同仁、天地之下,君王、父母即為長者。一個人既然可以心目中沒有君王,那他也就無所謂對父親的尊重了;倘如是,我又何必還要這種叛逆之子呢!當然,我深信你不是這種人,不會這樣做、但我不可不叮嚀告誡于你,以引導你走正道、或許,那些本朝的反叛分子會施展種種伎倆,千方百計引誘于你,最后,他們躲得好好的,安然無恙,使你反而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,就連父兄也受牽連而喪命,所以,我不得不特意預防于先,再三告誡于你。其實。你已是三十歲之人,又非那種絕無心肝者,望你一定要牢牢記住我的告誡之言!

我兒近來身體怎樣,衣食住行,一定要求注意。為父我年紀體力雖然巳顯衰老,但精神還很旺盛,家中大大小小也都平安無事,你不必掛念。

    

二、刻苦求學  勿沾惡習

 

方今國是擾攘,外寇紛來.邊境屢失.腹地亦危、振興之道,第一即在治國。治國之道不一,而練兵實為首端。汝白幼即好弄,在書房中,一遇先生外出.即跳擲嬉笑.無所不為、今幸科舉早廢,否則汝亦終以一秀才老其身,決不能折桂探杏,為金馬玉堂中人物。故學校肇開、即送汝入校。當時諸前輩猶多不以為然。然余固深知汝之性情,知決非科甲中人,故排萬難以送汝入校。果也除體操外,絕無寸進。余少年登科,自負清流,而汝若此,真令余憤愧欲死。然世事多艱,習武亦佳,因送汝東渡,入日本士官學校肄業,不與汝之性情相違。汝今既入此,必努力上進,盡得其奧。勿憚勞,勿恃貴,勇猛剛毅。務必養成一軍人資格。汝之前途,正亦未有限量,國家正在用武之秋。汝縱患不能白立,勿患人之不已知。志之,志之,勿忘、勿忘!

抑余又有誡汝者,汝隨余在兩湖,固總督大人之貴介子也,無人不恭待汝、今則去國萬里矣。汝平日所挾以做人者,將不復可挾。萬一不幸肇禍,反足貽堂上以憂。汝此后當自視為貧民,為賤卒,苦身戮力,以從事于所學。不特得學問上之益,且可藉是磨煉身心。即后日得余之庇,畢業而后,得一官一職,亦叫深知在下者之苦,而不致予智自雄。

余五旬外之人也,服官一品,名滿天下,然猶兢兢也。常自恐懼,不敢放恣。汝隨余久,當必親炙之,勿自以為貴介子弟,而漫不經心。此則非天之所望于爾也,汝其慎之。

寒暖更宜自己留意,尤戒有狹邪賭博等行為。即幸不被人知悉,亦耗精神,拋荒學業,萬一被人發覺,甚或為日本官吏拘捕,則余之面目,將何所在?汝固不足惜,而余則何如?更宜力除,至囑、至囑!

余身體甚佳,家中大小亦均平安,不必系念。汝盡心求學,勿妄外騖。汝茍竿頭日上,余亦心廣體胖矣。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節選《張文襄公全集》

[譯文]

當今,國事紛亂.外敵紛紛而至.邊境之地不斷喪失,內地也在危險之中。振興國家的辦法,第一條就是要治理好國家。而治國之道多種多樣,但把軍認訓練好,實在是首要之事。你從小就好玩樂,在書房里,一遏上老師出外,就跳跳蹦蹦,丟這擲那,嬉笑不已,什么事都干得出來,聿而今天早巳廢除了科舉,否則,你考到老充其量也只是一個秀才而已,絕不可能中舉,成為進士,點中狀元探花,成為皇帝身邊、翰林院里的人物  所以,學校開始創辦之時,我就把你送去讀書。當時,許多老前輩都對我的決定很不以為然  不過,我素表深知你的性情,知道你不屬于通過科舉而找出路之人,因此,我排除萬難也要把你送進學校,果不出我所抖,除體操課外,你的各科成績毫無進步。我少年時即科場得意,以有時望的清高士大夫而自負于人可你卻是這樣一塌糊涂,真叫我又氣憤、又慚愧,在人前限不得一死了之。但回過頭來想想,現今世事多艱難,學武也會有出息的  因而送你東渡大海,讓你進日本士官學校學習,這個專業不會與你的性情相抵觸。

現在,你既已入校,就應當努力上進,掌握軍事學的全部知識  不要怕辛苦勞累,不要以顯貴子弟而自恃,要勇猛、剛毅,一定要培養出一種軍人的資格來,你的前途,正是不可限量  因為,眼下正是國家不斷用兵之時。雖然你可以擔心自己不能自立,卻不必顧慮別人不了解你的才干  切記、切記!勿忘、勿忘!

不過,我還要告誡你的是,你曾隨我在兩湖生活過,你作為總督大人這樣顯貴官員的兒子,沒有人不對你表示恭敬之意。而現今,你已離開祖國有萬里之遙.你平時所賴以自傲于人的條件,已不再可以依杖了  萬一你不幸而闖了禍,反倒會給父母親造成憂患、麻煩;你此后應當把自己看做是一介貧民,是一個低賤的士兵,勞苦其身,盡力學習,把心力放到所學的課程上  那么,你不僅會在學問上收益不少,而且,可由此而磨煉自己的身心-即使今后得到我的庇護,畢業后得到一官半職,也可因此而深知社會下層人民的痛苦,不至于妄自尊大。

我已是五十開外之人,官居一品,名滿天下,但我仍舊是兢兢業業,經常自覺恐懼,不敢有半點放肆。你在我身邊為時不短,必當親承教化,從我身上學到一些東西吧。萬勿自以為是顯貴子弟,而漫不經心。這可不是上天所期望于你的呵!對此,你可要謹慎小心!你還須自己照顧自己,隨時留意天氣冷暖。特別要防止有嫖娼、賭博行為發生。這些事,即使有幸而不被別人知曉,但也將導致耗費精神,拋棄了學業;萬一被別人發現,甚至于被日本官吏拘捕,那我這副老面孔,將放到哪里去?你本不值得可惜,而我將怎么辦呢?所以,這類行為必須盡力排除,這是我要特別叮囑于你的。

我身體很好。家里人也都平安無事。你不必掛念。你只要一心求學,切勿三心二意,假如能不斷上進,出人頭地,我也就心寬體胖了。

 

三、求學當以節儉為第一要務

 

示諭吾兒知悉。來信均悉。茲再匯日本洋五百元,汝收到后即復我一言,以免懸念。

兒自去國至今,為時不過四月,何攜去千金,業皆散盡,是甚可怪。

汝此去,為求學也。求學宜先刻苦,又不必交友酬應。即稍事闊綽,不必與寒酸子弟相等,然千金之資,亦足用一年而有余。何四月未滿,即已告罄。汝果用在何處乎?為父非吝此區區,汝茍在理應用者,雖每日百金,力亦足以供汝,特汝不應若是耳。求學之時,即若呈其奢華無度,到學成問世,將何以繼?況汝如此浪費,必非只飲食之豪、起居之闊,必另有所消耗。一方之所消耗.則于學業一途必有所棄。否則用功尚不逮,何有多大光陰供汝浪費。故為父自此,即可斷汝決非真肯用功者,否則必不若是也。

且汝亦嘗讀孟子乎,大有為者,必先苦其心忐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困心衡慮之后,而始能作。吾兒恃有汝父庇蔭,固不需此。然亦當稍知稼穡之艱難,盡其求學之本分。非然者,即學成歸國,亦必無一事能為,民情不知,世事不曉,晉帝之何不食肉糜,其病即在此也。況汝軍人也,軍人應較常人吃苦尤其,所以備力王家之用。今爾若此,豈軍人之所應為。余今而后恐無望于汝矣。

余固未嘗一日履日本者也,即后門得有機會東渡,亦必不能知其民間狀況。非不欲知也,身分所在,欲知之而不得。然聞人言,一學生在東者,每月有三十金,即足維持。即飲食起居,稍順適者,每月亦無過五十金。今汝倍之可也,亦何至千金之貲,不及四月而消亡殆盡?是必所用者,有不盡可告人之處。用錢事小,而固之怠棄學業,損耗精力,虛糜光陰,則固甚大也。

余前曾致函戒汝,須努力用功。言猶在耳,何竟忘之?!雖然,成事不說,來者可追。而今而后,速收爾邪心,努力求學,非遇星期,不必出校。即星期出校,亦不得擅宿在外。庶幾開支可省,不必節儉而自節儉,學業不荒,不欲努力而自努力。光陰可貴,求學不易。兒究非十五六之青年,此中甘苦,應自知之。毋負老人訓也。

兒近日身體如何?宜時時留意。父身體甚佳。家中大小,亦皆安康。汝勿念!

    ——節選《張文襄公全集》

[譯文] 

寫此信好讓吾兒得知:來信都已收到。現在匯給你日本貨幣五百元,你收到后,立刻回我一信,以免掛念。

你自從出國到今天,時間只不過四個月用完了?這件事實在令人奇怪!

你去日本,是為了求取學問。求學就應該先學會刻苦生活,在那邊又不必交朋結友應酬:哪怕是稍微闊綽、富裕一點,不必像那些家境貧窮的書生一樣生活,那一千多兩銀錢,也夠你用上一年,尚且有結余。為何四個月不列,就已用得一千二凈了,你到底把錢用到什么地方去了?

我并非吝惜這為數不多的千兩銀錢,假如你錢花得在理、應該花,哪怕是每天要用百兩之多.我也有力量保證供你所需。但只是你不該這樣做。求學期間,就像這樣奢華、毫無節制,到讀完書、走上社會,你又將變成什么樣子呢,

何況,你這樣浪費錢財,一定不只是吃喝方面奢侈而已,必定另有花銷。在別的方面既有所消耗,那你在學業上就一定有所舍棄。否則,用功讀書尚感趕不上,哪有多少時間讓你浪費呵!所以,我憑這一點,就可以推斷,你一定不是那種真正肯下苦功夫讀書之人。否則,你一定不會是這個樣子!

你也曾讀過《孟子》吧。這位賢人說過:大有作為之人,一定要先刻苦磨煉自己的思想志向,鍛煉其身體,讓身體經受得住忍饑挨餓的考驗,還要讓他一貧如洗,無牽無掛,并在殫精竭慮、經過痛苦的思索之后,才能有所作為。

你仗恃有我的蔭庇,固然不需要這樣做,但也應當多少了解一下農家的艱辛,盡到自己求學的本分嘛。你做不到這一點,哪怕是學成回國,也一定一件事也干不了。不了解民情,不了解世事,晉惠帝所說的“為什么不吃肉粥”的歷史笑話,他的毛病正出在這些問題上。

再說,你是一名軍人。而軍人就應當比平常人更能吃苦,以此而隨時準備著盡全力為皇上效勞。像你現在這個樣子,哪點是軍人所應該做的?我從今以后恐怕是要對你表示失望了。

我確實不曾到過日本,即便今后得到機會,也能夠東渡日本,但我也一定不能夠獲知日本民間的狀況。不是我不想知道,而是因為我的身份所在,想了解卻辦不到。

不過,我曾聽人說過,一個學生在日本生活,每月有三十兩,便夠他維持了。即或是食住稍方便、舒適者,每月開銷也不會超過五十兩。你現在每月一百兩也就罷了,何至于千兩巨資,不到四個月便揮霍得一干二凈,一定是所開銷的地方,有不可告人之處。花錢事小,因亂花錢而耽誤學業、損耗精力、虛度光陰,這才是大事!

此前,我曾寫信告誡于你,要你努力用功。話還在耳邊,你怎么就忘了,雖然如此,過去的事就不提它了,來日方長,還有機會、從今以后,趕快收斂節制你那邪惡之心,努力求學:不是星期天,就不必離校外出:  即或是星期天外出,也不許擅自在外留宿。倘如此,開銷可大大減省,不待節儉就可節儉;學業不致荒廢,不想努力而也就努力起來了  光陰極可珍貴,求學機會難得、你畢竟不是十五六歲之青年人,這里面的甘苦,我不說你也該明白。不要辜負老父我的教誨呀!

你近來身體如何?應當隨時留心。我身體很好。家中大人小孩,也都安康。不必掛念!

 

四、舊學為體,中學為用

 

汝去國后,日與老成相遠,而中國占圣賢之大經大法,亦茫然不復記憶。

孝弟為人之本,本之不行,學也何用?此余甚為懸懸者也。國內學校子弟,有父兄之誡,師長之教,而尚流于邪僻,不克自檢其身心。況去國已遠,無父兄,無師長,茍無克己工夫者,必不能以自存,余竊憂之。因將余近日所著《勸學錄》—篇寄汝,汝可作格言讀,懸于座右,日誦—遍。茍為《勸學錄》中所可者,必有益于汝,汝行之。茍不許者,必于汝有害,汝力戒之。余著此書,本以開導國內青年子弟。并以告一班為父兄師他長者,印行萬本.散發各校。雖所言或有不盡適合者,然大體必無誤。

今人束圣賢書不讀,幾不知君父之尊、師長之重。甚有讀書數年.而全不知具所學為何事者。余焉憂之,固擇數事,以誡學生,而著為是書。凡立身安命,待人處世,以及事父事君之道,靡不詳載.引申反復,叮嚀告誡,使學子而能體會及此者:推而充之。雖為圣賢亦何難。小亦不失為謹飭端行之士,足以保其身家,無父無君之事,必不敢為。而滅門殺身之禍,亦可不至,此誠青年之一服良劑也。汝于正課之暇,應身體而力行之,如對嚴師,如對嚴父。朝而省焉.善而察焉,庶幾邪說可以不至,害事可以不作,而余亦放懷寬心,不復憂慮汝累汝老父矣,即同學中,汝亦可以此示之!多得一人體會,中國留學生中,即可多操行可守之人、慎勿以為老生常談而忽視之也:

汝近來身體如何?務須時時留意,余身體甚佳,家中亦均平安。汝不必憂慮。一切家務,白有余一人操心,汝可安心求學,不必掛念。且勿忘根本。寄汝《勸學錄》一本,汝當盡心讀之;久而久之,必可得其益也。

    ——節選《張文襄公全集》

[譯文]

我兒知悉:你出國之后,漸漸與德高望重的人疏遠。對于中國古代圣賢所立下的重要經典、法令,也越來越模糊而不再記得了。然而,孝順父母,敬愛兄長,乃是做人的根本,根本都失去了,學得再多又有何用,這正是我最最擔心掛念的事。

在國內學校讀書的子弟,他們隨時得到父兄的告誡、老師們的教誨,尚且有人變得乖戾不正,不能自己檢點、約束自己的身心。何況你遠離祖國,身邊無父兄,也無師長,如果你又缺乏那種克制約束自身言行、私欲,使之合乎儒家道德規范的能力,那一定不能保全自己的品行了。

對此.我內心非常憂慮;因而將近日我所寫的《勸學錄》寄給你,你可以把它當作格言來讀,并懸掛于座位之右,每天誦讀一遍  假如你按《勸學錄》中所認可的事去做,一定會大有收益。如果《勸學錄》中所不允許的事,那必定對你也有害處,你就要努力加以防止,切不可再去做這種事。

我編寫這本書,本意是想用它來開導國內的青年子弟,并把有關道理告訴和我一樣的父兄師長這一輩人。這本書我印了萬余冊,并將它們分送各個學校,雖然書中所說的問題,或許有不盡適用的地方。不過,就大體而言,卻一定不會有錯的。

當今之人,多置圣賢之書于不顧,很少有人再讀它們了。因而,他們幾乎不懂得尊重君王、父母的道理,也不明了老師的重要性、甚至,有的人雖也讀了幾年書,卻完全不知道他學習到底是為了什么?

在這本書里,無論是怎樣使自己的精神和生活皆有寄托,還是如何待人、處世,抑或是有關侍奉君王、父母的道理,無不收錄其中,并再三加以議論和發揮,或耐心囑咐、叮嚀、告誡,目的是要使學生們能體會我的良苦用心,進而把我所講的道理推而廣之。倘能這樣做,哪怕是成為圣賢之人,也并不難呵、至少,也不失為一個謹慎、周到、行為端正的讀書人,完全可以保全自己和家人。那種無父無君的事情,也決不敢去做。那么.招至滿門抄斬或自己掉腦袋的災禍就不會發生。我這本書的確是當今青年人的一劑良藥!

你在正課外的閑暇之時,應該照著我書上所說,認真體會.努力實踐;面對此書,就像嚴師在前,嚴父在前。早上,要對照檢查一番;晚上,更要認真加以考查。這樣一來,既可抵制邪說的影響,也就能夠不去做壞事。而我便可放寬心懷,不再顧慮你會連累你的老父親了.

即使在同學當中,你也可將為父的這本書拿給他們看。多有一個人體會到我所說的道理,中國留學生中便可增加一名能遵守操行者。你可要小心!不要認為我這些話是老生常談而聽不進去。

你近來身體怎樣?一定要隨時注意!我的身體很好,家里一切平妄,你不必憂慮。所有家務,自有我一人操心,你完全可以安心求學,不必掛念家中。

希望你不要忘了根本。寄給你一本《勸學錄》,你應當用心去讀它,時間久了,一定會從中大有收獲。

 

——全文掃描自《中華家訓》(鄭宏峰主編,線裝書局)第二冊第338-345頁。

 

上一篇:【明禮知恥.崇德向善】冊亨縣秧佑村:百年禁規鑄就良好民風
下一篇:返回列表
重庆欢乐生肖 认识规律利用规律的例子 亲朋棋牌二人麻将外挂 精准购彩计划软件 金鹰时时彩全天计划 上海转让商铺信息 赛车pk10定位技巧 百威娱乐网 广东福彩电子投注方法 pk10免费预测软件